欢迎光临中国东盟同胞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民族文学 > 正文

凄风苦雨,人间正道沧桑时(组诗)

2017-12-01   |   作者:编辑部   |   分享给好友

本文摘要

凄风苦雨,人间正道沧桑时 (组诗) 中盟网全媒体首席资深新闻媒体人 蓝乙人 卫程老弟,拾荒者流落乡村的你这么离开人间 他肩上的口袋被一轮月亮压沉 2017年11月28日 在乡村的一角

凄风苦雨,人间正道沧桑时(组诗)
 中盟网全媒体首席资深新闻媒体人  蓝乙人

卫程老弟,拾荒者流落乡村的你这么离开人间

 
他肩上的口袋被一轮月亮压沉
2017年11月28日
在乡村的一角将一颗流落的灵魂迷离
它屏住了所有的呼吸那是遗落在人间的信物
从一碗布努的酒里开始
把所有的幸与不幸打扫干净
 
这静,这冬夜的冷,宛如酒桌上的杯子
正沿着被子的方向滋长
一只破损的口袋在背部喘息
它的前世是千里之外的一个舞女
我们把它叫做刘三姐
是它带着我们的弟兄卫程上路
 
一直延伸到今天
原谅我不能再看你一眼
原谅我不能将月光还原成乡村的石头
还原母亲的呼唤。一个游子
内心何其孤独,他的乡愁比长夜更长
就是比你喝下去的酒还要浓得多
今夜我在异地他乡谛听密洛陀的挽歌
是你的道场迸发出来的力量
 
所有的遗憾都将在这一刻褪色
所有的不幸也将在此刻得到恩赐
月亮升起之夜,一个拾荒的人
在美酒伴随下抬走人间的悲欢离合
断肠人在天涯
这个兄弟是38岁的你,卫程
我记住你曾经与我们深情的拥抱
拥抱一个水缸亲吻花草树木
拥抱你一个曾经的苦辣年华
拥抱那个叫做七百弄的村庄弄方
可是龙田就在你的背后
你的悲惨遭遇在你的那匹大马身后
 
你在天堂如此安静这等无法形容

 
你在天堂如此安静,在天堂
看见闪光的陀螺你知道是什么玩儿么
在那个无形的山旮旯里不停地打转
听到马蹄声响起来了
有一匹好马在你家的后面奔跑
有一个马鞍在你坟前的左边
 
失踪于弄方弄天的人
在一块石头上重新出现的烟火
昏迷中的篝火照亮了来时的路
一切的死亡都是一种生命的暗示
 
兄弟,亲爱的弟兄,那个
被我扬鞭打马称作海子的人
他是不是仍在黑暗中摸索
春暖花开的夕阳不再是传统
夸父创造的木弓在晨曦中杀开
像埋入土层的种子,正等待下一次的光临
来年秋藏冬夏
沉默是今夜的标示
为的是远方的橄榄树
 
牵手于黑夜的人
最终在黑夜走失
那盏高悬于头顶与道德的灯盏
在风里把握方向。把握信仰与真理
和一个孤独者的意志一样
你就在百年孤独中的这个时候醒来
看看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一半是太阳
一半是月亮
一半是妻子
一半是天涯
 
母亲曾经抚摸你,多么爱你
那块菜地,是你诞生的家园
生出飓风和粮食、玉米和喂马的草垛
生出人间大爱和永恒的族谱
一个大山挑夫,几乎将所有的黑山羊赶走
送给一个完善家族帝国的孩子
你的父母老了
你的孩子在长大
你的爱人在期盼你归来
可是大山祈祷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为我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不曾睡去。”
 
你领来的马鞭更强壮也更结实
你以梦为马的笑脸一路高歌
你不朽的房屋立竿见影在作证
你去旅游世界而已
你去广东打工而已
你去海南漂泊而已
 
家在弄天弄方,你却在我们无形的眼中倒下

 
远山那边是弄学
附近这边是你的坟墓
从一块卵石开始寻求生命的归宿
你的魂灵还是没有醒来
一条搁浅的小路在无形中呼唤你的乳名
我知道你的乳名就像菊一样傲霜
不用追忆那些过往的岁月
你刚起步的平顶房还在炊烟中挺立
可是你已经永远起不来了
天国中没有车来车往
牵手你的女人已经带你去了另一个地方
 
是的,此刻她留下一个酒杯给你
在香火涟涟的故乡背上一把战剑
你的战马跟着你一起去挑粪和务工
一只大雁驮来一个村庄的哀鸣
落在一兜宿命的金刚木上面
内心装载着人间冷暖的喧嚣和无奈凡尘
 
弄方,我从你房屋的前面走过
我在背篓的圣经古歌中诵读你的慈悲
三只老鼠成就你的依靠
代理你走进“迪康拉州”
那是一个雾霭飞定的地方
关于感恩关于你关于叔娘
还有蜜蜂与桂花树交织的月宫
我在八岁那年就曾提起
野菜和红薯藤编织的梦呓
是你在另一个世界所赋予的精神
是你喝酒后理清吐出的革命梁液
你倒下了可是又站起来了
 
从一个灵魂开始寻找故乡
寻找镌刻在内心风暴和天上人间的世界
寻找你房子的坐向和爱你的女子
寻找你的家人你的父亲老了的窗台
寻找那个被石头筑起的水泥栏杆
是一座民族脊梁的风向坐标
你去八里九弯看看风光
你去天下第一弄看看风水
你像地理师守望一方水土的龙脉


允许我以一只蟋蟀描述你

 
谁的长缨在手在村落以一种犁铧的姿态出现
剪开西风吹进村庄的牵绊
十二月大风被一场喧嚣覆盖
你知道一只蟋蟀也去北方打工的传说吗
你知道一个女子牵挂着回家的路看不到
自己的丈夫在迷离的酒杯中失散吗
你落魄的脸庞会化为图腾的杜鹃
你是木棉花开无怨无悔的九头鸟
 
允许我以一只返乡的蟋蟀描述你
仙人掌与大漠落日的笔记
那些色盲的绝恋犹如山脉低缓
酒醉的探戈以及盲目酩酊的乡亲
格桑格鲁花开时马蒂远远滴落鲜血
在红水河边的峡谷摆开架势
任凭“基德万劳”拥抱千年的乡愁
述说那些相亲相爱一家人的传奇
 
是的,更远的天空下
蔬菜如真理般茁壮成长
真正的力量信仰无须渲染
比如爱情赛马
比如我们生生不息的村庄与山歌
以及与之相关的我们的公路
还有上帝和诞生的枫树
 
最终被灵魂召唤:蓝罗蒙韦
一条龙船赋予一个时代的含义
这祖先的象征  是不是你的祭日
让我们在默念的劳作与岁月的沉淀中
获得持续的依靠和传承的耕耘
我的泪是伤心的雨
在你走后的篱笆扯开一片红枫叶
演绎喜鹊悲歌的大起大落
七十二个庙庙庙没有和尚
八十一个岭岭岭没有地师
“迷阿迷影”在哪里
“地庙关东”在何方
 
多么壮观的表达和白描方式
视野模拟在步履匆匆的石国天都
恰似布努之箭的鼓声闪出亮光
而此刻我散失铜鼓的民族跑到哪里了
我听见我的心窝瞬间回旋着青山绿水
澎湃的涛声和永久的节拍敲打我的心灵
我无法捕捉来者的悲痛
我的眼泪是千斤黄河的搭档
是世界无数的街灯在游行中排位
我的前面是一条红水河在奔腾
所以我一定要拿出心中的笔写出关于你
这些什么都不是的文字,我把它叫做汉语
 
卫程老弟,你永远的家园属于你的孩子

 
这橘红的地心之火
在黑夜与白昼的交汇处聚集
山河寂静,人间尚在辗转反侧
你记得弄天是圆圆的还是方方的呀
挽歌最后的时间应该是今天的五点
最后的怜悯是关于你到天堂
送你最后一程
送到你祖宗的那刻道场就结束
你永远的家园是属于你的孩子和老婆
 
如果真理需要去浊还清
请交给我一柄扫把
我在悲欢离合读懂你
还原灵魂最初的底色五合板
读懂你弟弟的传奇故事
是你把生死未卜的弟弟躯体
一块块灵魂的肉洗涤干净
然后拉他进入开光处理的棺材
你说不是弟弟你也不会强行那样去做
我目睹的一切让人们莫名其妙
是你要阴德啊,现在到你了
可是你都不知道弟弟的香火在何方
你却上了西天洗经
你的马还在老家那儿等你上路呀
 
今生今世冬天再冷你也不怕了

 
你的高贵与生存无关
这个年代没有语录
你不用扶贫就脱贫
你不用交合作医疗就翻身
你不用身份证可以站岗值班
老树的骨骼在夜空炸响
鲜血浸染荒凉的梦境
我们不喝孟婆汤
我们不过情人桥
我们不唱蜜凡莲
杂说---
“微漠嗯卡姆通规”
 
昨夜我消磨的时光为送兄弟你一程
那个我在清朝时代失散的兄弟
过了都安下坳弄品“椰叠椰达”
迁徙德怀家族的老弟
你的祖宗为蚩尤后裔抗挣君王与暴政
将自己点燃生命的光芒交给上帝
移交给米兰骆驼那片种植黄豆和红薯的
土地  你的墓地就在附近的弟弟
在那里你们看太阳和月亮
你们是两颗祖宗最亮的星星
都在弄天弄方的大路口
守望远方的家招兵买马
保佑着普天下的子民
 
生是兄弟死是兄弟
生生死死一生一世的兄弟
下辈子再会吧
面对死亡,我们不怕
是水手是勇士
如果这个冬天再冷下去
那么请你多多保重
爱到天荒地老
下一辈子天长地久


祈祷在群里呐喊

 
得到你遭遇的信息是在我下班的路上
我体内的浆汁正在积蓄力量
不。即使你形如稗草,我都不敢相信
这是一个时间的事实
我依然不习惯欣赏你的风景
之前我给你打出去的电话都在手机里
可这次怎么打也总是没人接
 
你也知道最近的两个多月
我失去了5位亲戚包括你,还有你的弟弟
也失去了小时候读书关心照顾我的舅娘弄力
失去我父亲的从母兄长布努伯父弄等
我都没有送你们最后一程
 
我把你的照片放大
放大发到我们的群了
我把招度你的视频收藏
你要保护我们所有的兄弟姐妹
你要保护我们所有的同仁战友
你要保护我们所有的事业江山
 
我远离都市找你偏僻的乡村

 
你一动不动地逼入棺材的隧道
跟鬼神相斗的《九歌》
想起《密洛陀古歌》中的射太阳
清晨你躺在沉睡的竹席,像一位威严的战士
唇齿间看不清你的面目
你的遗言留给自己最小的小儿子
 
亲人走失于历史的风口,我的兄弟
在寒冷的门槛张望。这个冬天
冷得我发抖
不是不相信你的噩耗
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
不是不相信你的威风
我的兄弟,这座十二月的山峦
苦难像河流一样延绵不绝
我走失的父老乡亲啊,没有语言
白发送黑发,老人送青年
 
你在家洗碗,你去工地做工
那鼓乐和呐喊,曾经的汗水
在你心灵沉睡的内心凝结成一块月光
我看见你穿花衣裳的女孩拉着一窝小鸡
依然站在村头等你的爱人。她的干净的眼神
慑走你的魂魄,还记得给她添加衣裳么
你等到阴阳相拥的时刻
父母哭干了眼泪
子女哭干了嘴舌
 
谁还来陪你喝酒
谁还来给你烧香
于南方七百弄某个阴郁的下午
人间十二月天,你眼前尽是钢筋樊笼
我急需把一杯米酒倒给你
倒回你坟前的那座山冈


我远离都市找你偏僻的乡村
你的名字已经给神仙更改了
从此你是你,我是我
我们不再是兄弟
你在神界划分界限
我在人界健康长寿
你要白线我要黑线
我用茅草赶走你
呼唤我的灵魂回来跟我
 
明天该是奋斗的时候了

 
这片向晚的土地在暮色里
正以接近灵魂的姿态落下双臂
一切都静下来了
大山与乡村都是最好的状态
月亮提前走出家门
她在竹林的上空整理衣帽和嫁妆
如果不出意外,这又是上弦之夜
最值得期待的良辰
有人在涂口红
也有人在穿衣
还有人在上网
更有人玩手机
 
如果有一天地下的野草在燃烧
大地已不见疲惫的影子
我熟悉的晚风和露水还在赶来的路上
那么请你不要怀念山冈和原野
驱赶死亡空旷的职位
天空就是伟大的主义者
  
在南方,我最近的3个亲戚离去
最远的距离也是最近的悲伤
血浓于水,几乎拖累了整个躯体
我是现实的人,同情弱者
我以文字者的身份记录整个死亡的过程
因为他们承载着整个民族的血脉
他们是先行者
 
弄天、弄方、弄学
都是山水相连的结构板块
美景永远是在骨头里升华
听出有别于寻常的哭泣之声
我们赶路行走在阳光大道
不再是灾难重重了
光明的日子来临
好好珍惜当下生命
 
经历了死亡也就经历了苦难
经历了苦难也就经营了人生
如果允许,请借我一块月光
我要补上所有哀伤者的伤口
如果允许,我愿站成一棵松柏
于夜深聆听大地的奔腾和时代的咆哮
明天该是奋斗的时候了
为了忘却的纪念我的同胞
 
(本文系中国东盟同胞网首席资深新闻媒体人、“王者导师”蓝乙人策划的中盟网莱再富频道特别专题采写的文章。本栏目为了工作需要,现面向全国诚聘“特约记者”“特约通讯员”以及中盟网战略合作事业伙伴,有意加盟者请及时联系咨询!)
                     2017-12-1  17:22

(责任编辑:编辑部)

分享到:

热门视点

更多>>

新闻排行榜

民族旅游

民族工艺

泸溪菊花石雕
泸溪菊花石雕 花石是一种以燧石结核为核心的碳酸钙集合体,花蕊部分是坚硬……[详情]

民族玉器 莫西西玉
民族玉器 莫西西玉 莫西西玉主要由一组分布不均的富铬矿物组成,即铬硬玉……[详情]

精工不锈钢字
精工不锈钢字……[详情]

特色产品

0771-3899888   2320781439@qq.com

琼ICP备17001990号 Copyright © 2016 cndongmeng56.com 东盟民族同胞信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