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东盟同胞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民族文学 > 正文

【世界作家•年集备选•散文】难忘的岁月◇贾

2018-05-07   |   作者:编辑部   |   分享给好友

本文摘要

【世界作家年集备选散文】难忘的岁月◇贾文(黑龙江) 原创 2018-05-04 贾文 世界作家 【 作者 简介】 贾文 男, 黑龙江省鸡东县 人。中华散文网特邀作家,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

【世界作家•年集备选•散文】难忘的岁月◇贾文(黑龙江)

 2018-05-04 贾文 世界作家

作者简介】贾文  男,黑龙江省鸡东县人。中华散文网特邀作家,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编委委员,中国文学特邀编审, 中国乐山理论网特约评论员,中华当代文人联谊会名誉会长。

曾在国家、各省、市《中国文学》《东方文学》《中处文艺》《散文百家》《散文选刊》《大富豪》《霸州文艺》《北京书院》《青藤文集》《椰城》《散文中国》《上海文艺散文精选》《台湾好报》《诗选刊》《金田杂志》等六十多家杂志报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论坛等作品。

曾有散文、诗歌多次荣获全国各项文学大赛特等奖、一、二、三等奖,优秀奖,金爵奖,新锐奖,到目前共计获奖30多次。

有散文被收入高中初中作文,教科书学习网;有散文被收入军旅卷,中国经典文学集、文学库等多篇;有散文被收入全国最佳散文集多篇。

有60万字《荟萃人生》散文集出版。

 

难忘的岁月

作者:贾文(黑龙江

 

岁月可磨砺人的意志。

 

说起在那灾荒年代的岁月,距现在业已是五十多年前的光景了。每每一回想起当时所发生的那些情形,至今还萦绕在我的脑际。

 

记得那是在一九六零年至一九六三年期间,这几年正是闹自然灾害的年分。另外正赶上我们国家还要还债,党中央为了长中国人的志气,让全国人民勒紧裤带,尽快把所欠的原苏联的款项还上,所以国家拿不出资金来补给人民的生活。因此中央向全国各级政府下令说,不管是因为灾荒或是国家还债,虽然勒紧裤带也决不准许有饿死人的情况所发生。对此全国各级政府组织和人民,都本着党中央的号召,积极想办法,来解决人们的吃饭问题。

 

提及那年,我已十多岁了,因此社会上所发生的事情,我都能清晰地记在心里。记得那时候,有的农村个别家庭以及职工户或者人口少的基本没怎么挨着饿。然而人口多的家庭可就惨了。因为生产队分给那点儿带皮的粮食,根本就不够吃。另外,职工户每人每月才供应人均十来斤的粮食和二两油。这一点粮食简直是捉襟见肘的了,所以困难的家庭经常就有多半个月揭不开锅的时候。

 

所以人们只能吃那些用玉米棒子等进行深加工代替食物来充饥。或者用谷糠、玉米糠、高粮糠,做成糊糊来吃。甚至还把榆树皮粉碎后做成混合的所谓的食物来充饥。有的还用玉米棒子磨成粉面状,筛好了后,掺进玉米面或者白面或黑面里,做成饽饽来吃。

 

说实在的,那些饽饽那真是又苦又涩,又拉嗓子眼儿啊!每咽一口,那脖子就得往前伸一下。简直是难咽极了。当时管这种食品叫作“代食品”。是的,这真是饥不择食,寒不择衣呀!记得当年我家就吃了两麻袋的谷糠。虽然这种代食品让人们充了饥,然而人们吃了这种食物,大都屙不下屎来。没有办法,人们就用一根儿细棍儿缠上棉花,之后蘸上肥皂水,往肛门里来回地蹭,以此来润滑进行排便。有的还要带上胶皮手套用手往出抠。

 

那年我们家就已经八口人了。父亲才四十多元钱的工资,加之我们姊妹六个都要陆续上学了而且又是长身体的时候。所以家里越是没有粮食吃,我们越能吃。我想也是肚子里太没有油水的缘故,记得我有一次竟喝了九小碗的小米粥(那小米粥跟水一样稀)。尽管吃了这么多的小米粥,可在学校操场上蹦跶一会儿,尿几泡尿,肚子里就又饿了。

 

为了能想办法抗饿一些,母亲就带领我们去人家砍卖完的白菜地里,在一些地裂子里的罅隙里,用带钩的铁丝(地面上一叶白菜帮也找不到了)把那掉进去的白菜叶,一叶一叶地勾了出来。而后拿回家洗净剁碎,然后掺入包米面、黑面里或者荞面里做成窝头来吃。纵然是这样也解决不了我们一家子的温饱问题。可到后来白菜帮子也捡不到了(当时的野菜啥的都采光了,能吃的东西都吃了)。是的,当时我们通常每天吃的实际上就是菜团子,平时能吃上一顿饭就是稀粥,其它纯细粮啥的根本都不敢想……

 

因此把我们几个饿得放学一回来就向母亲要吃的。一个个仿佛小燕子一样张着小嘴嗷嗷待哺。可是母亲有时只能抹着眼泪说:“孩子,妈也不瞒你们了,妈经常每顿饭就是糊弄点儿。妈寻思能多剩点啥的,好给你们下顿再吃。可这几天,家里基本没有啥吃的了。妈现在正犯愁呢!”妈说到这儿,眼泪又噼里啪啦地落了下来……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也就在这时,距我家二百米左右,有一栋过去日本宪兵队住过的房子。解放后这个房子做了小学校,后来听说这个房子半夜里直闹鬼就搬走了。后来就因了它宽绰敞亮,所以就来了一个大集体的单位,用这栋房子开起了豆腐坊。

 

 

也就是这个豆腐坊解决了不少人挨饿的问题。每天只要机器不坏他们就是三班倒的做豆腐,因此人们都争先恐后地来买豆腐渣。记得那豆腐渣是两角肆分钱一斤。这在当时都是很贵的了(那时旱烟三十元一斤。玉米饼子一元钱一个,这在当时都是相当昂贵的了)。

 

再说为了每天能买上豆腐渣吃,我一有时间就去排队,也好为全家人充饥。还好,头几天我在天不亮时就去排队了,尽管排到最后还是买到了豆腐渣。应该说,每买到一次豆腐渣,就是全家人最惬意最高兴地事儿啦!因为这豆腐渣里放点儿葱花什么的,用锅一炒,比什么都香。对此,有时我一想起来当时吃的豆腐渣,仿佛比现在吃的大米白面还香呢……是啊,那个年代,多数人都是吃糠咽菜的。能吃上一顿豆腐渣可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曾记得又有一天,我早早地又去排队了,这时买豆腐渣的人越来越多了。依稀记得每天出的豆腐渣,只能卖到三四十人就卖没了,而且每人只限量在四五斤左右。这天当我排到了十几位时就买到了豆腐渣。然而,就在我乐不拢嘴地从窗口往出拿豆腐渣的时候,居然竟被一个大小伙子,把我装豆腐渣的钵子“啪”地一下子给撞翻了,洒了一地。紧接着又被前呼后拥的人给踩了一塌糊涂。这时我就连哭带骂的想去前边再夹个楔。当我去夹楔时,结果后边排队的人就七嘴八舌地喊上了:“那是谁在夹楔呢?给我拽出来。”接着又有人随声大叫着:“谁在夹楔呢,简直太不像话了啊……”云云。

 

我一看夹楔不成,于是我只能到最后重新再去排队了。就在我排着排着的时候,西边的晚霞已映红了半边天了。而且是愈来愈黯淡下来,眼见着夜幕就要降临了。就在这时我排到了卖豆腐渣的窗口了,这可把我乐坏了。然而就在这时居然从窗口向外传来了一声吆喝:“外边的人别排队了,现在的豆腐渣已经卖完了,你们明天再来吧。”

 

当时我听到这一声喊,脑袋“嗡”的一下子差点没晕过去。心想,我咋这么倒霉。已经排了十几个小时啦!这不白排了吗?家里人还等着我呢!此时我沮丧着脸,懊丧地想着想着的时候,眼泪就从眼圈儿里渧泣悲恸地掉了下来……

 

我一看今天没买到豆腐渣,因此我就没有回家。而是索性到窗口下占了第一个位置。之后我就去附近一亲属家,借来一大块木板放在了窗口下。当时虽说已快到秋天了,可在深夜里也是很谅的。实际上我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既害怕,又有点儿恐惧。加之饥饿在折磨着我,心想,为了糊口又有什么法子。那么只有那些星星和月亮来为我作伴了。

 

就这样为了缓解困乏和恐惧,我就在窗口下不断地徘徊着踽踽地踟蹰着。可纵然有徐徐的季风为我吹拂解困,可困意还是不断地向我袭来。还好,这时又有几个大龄青年也来此排队了。于是我就躺在那块木板上,两眼望着星空,心里想着这豆腐渣,恍若比那白面大馒头还香啊!就在我想着想着的时候,也不知啥时睡着了。

 

这期间母亲已十分焦急地带着姐姐来到了我的跟前:一看我正在冷飕飕地蜷缩着身躯睡在一块木板上,而且眼前发生的一切皆全然不知。当母亲看到这一情形时,感动得心疼的泪水潸潸地就落了下来。随后母亲就柔声亲切地喊着我的乳名:“胖子,快起来吧,别着凉受了风啊!饿了吧?妈给你拿来了菜团子,你快趁热吃了吧!豆腐渣咱不买了,咱再想想别的办法,快跟妈回家吧!”此时我在朦胧中一激愣一下子便坐了起来。然后我揉了揉眼睛;振作了一下精神,急忙说:“是妈妈来啦?妈,我能挺住!”随之又过了须臾的工夫,我就很要志气地拽着妈妈的胳膊说:“妈,你们快回去等着我吧,我这一天一宿的罪,不能白遭,我保证让咱们全家都能吃上热乎乎的豆腐渣……”

 

是的,虽然当年让我们广大人民挨了一些饿,但是现在想来,也着实为我们国家减轻了不少返销粮和补助粮的负担,乃至为我们国家偿还经济债务,做出了我们应有的贡献。

 

因此我以为,灾荒年的岁月,着实磨砺了广大人民的意志,更让我们懂得了怎样去忠贞爱国。也越发历练和树立了我们勤俭持家、不怕艰难困苦的精神。也让我们从内心里永远铭记:是党给我们带来今天的幸福生活!故此我们永远都要感恩党!


     编辑:蓝乙人

 


(责任编辑:编辑部)

分享到:

热门视点

更多>>

新闻排行榜

民族旅游

民族工艺

泸溪菊花石雕
泸溪菊花石雕 花石是一种以燧石结核为核心的碳酸钙集合体,花蕊部分是坚硬……[详情]

民族玉器 莫西西玉
民族玉器 莫西西玉 莫西西玉主要由一组分布不均的富铬矿物组成,即铬硬玉……[详情]

精工不锈钢字
精工不锈钢字……[详情]

特色产品

0771-3899888   2320781439@qq.com

琼ICP备17001990号 Copyright © 2016 cndongmeng56.com 东盟民族同胞信息网 版权所有